暨南大学教授、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会员胡刚认为,草案首次正式提出全球城市的目标,定位比较高。提出“交往中心”,凸显宜居和活力,科技创新产业,表明今后将更加重视。